【女同事的拉链卡住了】
 那是2003年的夏天,正在上班的时间,我被女同事小兰叫到她的宿舍, (我们以前经常在一起吃饭,有的时候买、有的时候做…)看她一脸着急的样子, 我以为出了什揦大事。“小王,我的牛仔裤拉链卡住了,你帮我拉开吧,快点, 刚才小敏帮我弄了半天也没弄开。我要尿裤子了!”当时我一听,脸还红了。说 实话,我们俩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血气方刚,一个女人让一个男同事解拉链, 怎揦也有点感觉呀!
 
  但我没说什揦,不能看到同事有难不帮吧,那样做也太不够意思了吧。硬着 头皮也得干!小兰站在我面前焦急的等待着,两腿不停地动着。她真的是憋坏了, 实在没办法才来找我的。我看了看她的牛仔裤拉链,原来拉链的拉头压在拉锁上 了,(上了保险了!)我把拉头往上一盌,轻轻地向下一拉,开啦!粉红色的三 角裤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噢!我的心跳一下子加快了好几倍。我盌头看了一眼 小兰,小兰的脸也唰的一下红了,我们俩谁也没说话,小兰转身向厕所跑去。时 间还是那样慢慢地流过,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俩人目光有时碰到一块儿,脸都 不自觉地红起来… …心照不宣了―――她的拉链曾经被我打开,她的内裤曾经 被我看到… …只是她的私处没被我… …这也足够她不好意思了。
 
  有一天晚上,我在单位值班,她住在宿舍。(她的宿舍在我们值班室的隔壁) 我们作了两个菜,在一起喝啤酒,慢慢地,我和她开玩笑说:“那天要不是我, 你肯定得尿裤子了吧!哈哈!”她不好意思地说:“你还说,不理你啦!”说着 脸又红了。她的酒量还不小,转眼我喝了2瓶,她也喝了一瓶,并逐渐现出了女 人特有的媚态,脸红红的,我看了她一眼,好美!一种成熟女人的美。喝着喝着, 我说:“咱俩喝个交杯酒吧。”她没说话,也没有反对。我们手环绕着,脸贴着 脸,一饮而进。放下酒杯后,我马上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本以为要挨她骂, 可她却什揦也没说。我的胆子也大了点,我一把把她的脸托住,向她那红润潮湿 的唇吻去,她吱嘤一声想躲开,无奈我用力抱住了她的头使她动弹不得。
 
  我用舌头顶开了她的樱桃小唇,挑逗她那香软的舌头,她的嘴好香!一下子 她的身子就软了下来,我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这时她也不老实起来,把我的舌 头紧紧的吸住,她的味道真的是好极了,我大口大口吸吮着她的蜜汁,手开始向 她的钮扣摸去,解开了她的外衣,肉色的乳罩托着两个浑圆的奶子,象要跳出来 一样,好大的乳房呀!!我的一只手只能握住一半儿,我开始轻轻地揉搓起这个 诱人的肉球…又软又充满弹性,小兰被我这样一折腾,浑身象散了架一样,完全 倒在了我的怀里。我得寸进尺,解掉了她的乳罩,啊!两个大肉球弹了出来,我 低下头,一口含住了她的乳头,用力吸吮起来,小兰发出了啊…啊…。啊。的叫 声。这时我的手开始转移目标,解开了她的裤腰带,伸进了她两腿之间,哟!她 的里面已经湿得不象样了,好热情的女子!小兰的手隔着裤子一把抓住了我的阴 茎,我的JJ早已硬了起来,这样的姿势太累了,我把她拥到了床上,褪下了她 的裤子,粉红色的三角裤!有几根阴毛从边缘露了出来,这时小兰也把我的裤子 拽了下来,我伏在小兰的身上,继续亲吻她,把手伸向她的阴部,用中指向她那 桃源洞口点去,小兰用力夹紧了双腿,啊,她的肥B真的好软好湿呀!又肥又嫩…… 好热情的女子!这时我的JJ已经硬得受不了了,她用手紧紧地握住我的JJ, 呻吟声不断,我趴在她耳边说“你干过没有?”她点点头。我说“我不能害你, 真的??”她又点点头,一把抱紧了我。不用犹豫了,她把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 嫩穴,我轻轻的向前使劲,进了一半,好热好软,她的阴穴好松软哪!又肥又多 汁液,真是好B,(原来她和她的物件玩过2次了),我来回抽插了几下,她的 淫水越来越多,随着我的抽动,咕叽咕叽淫水顺着小兰的穴口往下流淌,流在了 她的床单上。我开始了九浅一深的战术,每一次深入,小兰都发出嗯…嗯…。嗯   哦…哦…。王 ……小王…。啊…。好舒服,啊………你好厉害,操死我了……。
 
  她真的是个浪女,又叫又会迎合,小兰的叫声刺激着我的神经,我的兴奋也 到了极限,噢…。我伏在小兰的耳边说:小逼丫头,我操死你,操死你……噢…  我要射了…。能射里面吗?嗯…嗯…射吧,我的例假刚过3天…啊,使劲……… 使劲啊…。啊,我在小兰的喘息中,在她肥B的包围下,喷射而出………一点不 留的射进了小兰的阴道内。小兰好象还没有达到高潮,抱着我不愿松开,我不好 意思地趴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说:我太兴奋了,你的B太热了,下次我一定好好 满足你,好吗?小兰用力点点头,把脸不好意思地扭向一边。她的B又大又肥, 油水又多,真的爽极了!!!以后我们一有机会就在一起干,有一天晚上我们正 准备干B,抱在一起亲嘴,他的物件来了,好险!差一点看到。她的肥B一年内 我干了不计其数,她的物件才干了十几次,她特别愿意让我操她!因为后来我让 她尝到了她从没有过的高潮,每天晚上我都能干她2-3次,而她的物件不能给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