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二
「不错吧!这算是正当的防卫吧!」
 
  小丞打量着躺在床上呈现大字样的男子,他不禁喃喃自语着,越过他的身体, 向前走到马鞍箱的前面。
 
  「小早川,不要紧吧!」
 
  夏美亲眼目睹小丞与山内的对决,已经逐渐恢复知觉.
 
  她解开紧缚上半身的绳索,顾不得衣衫不整的模样,「哇!」地一声哭着奔 向小丞怀里,小丞温柔地安抚着少女。
 
  「藤城老师,俺被玷污了,被玷污了啦!」
 
  夏美将脸埋入小丞怀中,绳索的痕迹仍深深地刻在胸前,湿冷的运动短裤在 两股之间不停地挤压,焦急的身躯也热络起来,光看这副模样,会让人误以为是 要诱惑男人一样。
 
  小丞心存戏弄之心,轻轻地在她耳旁悄悄的说:「那不正是小早川盼望已久 的事情吗?」
 
  「太过份啦!老师竟然讲这种话,实在是太过份了!」
 
  整张脸仍然埋在小丞怀中的夏美,朝着小丞的胸膛乱打一通,她仿佛被人猜 中心事般,不敢面对小丞。
 
  小丞察觉到少女的心思,抚摸着她一头散乱的头发。
 
  「抱歉!是我不好!」
 
  「你真的这么想吗?」
 
  「嗯!那当然啰!夏美难道不相信老师所说的话吗?」
 
  夏美紧紧地抱着小丞。
 
  「嗯!我相信!但是,俺喜欢藤城老师。」
 
  如其来的告白,她话中的含意小丞当然能够理解。
 
  「谢谢!我也喜欢你呀!」
 
  小丞还在夏美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啊!老师…」
 
  突然间夏美丰满美妙的身体僵硬了起来,而小丞体内一股温热的感觉也正逐 渐地扩散。
 
  「夏美…」
 
  少女的两股间,不觉滴下淫蜜。之后,夏美全身微微地颤动,并发出呜咽声。 
  「不好意思,俺…」
 
  「没关系!不要放在心上。」
 
  小丞的手移向夏美的臀部,在运动短裤上不停地抚摸着,好像是要松懈她的 紧张感般,不到一会儿工夫,呜咽声已经转变为喘息声了。
 
  「老师,俺已经被山内老师给玷污了,所以这次换老师你来玷污我吧!求求 你,让我全身充满黏滑的感觉吧!」
 
  已经湿透的下腹部,强烈地往两股之间推送挤压,小丞的兽性比理性早一步 听见少女所提出的要求,所以早就已经血脉喷张,会演变到这个地步,或许是初 次邂 逅时就已经注定的命运了吧!
 
  「那我们俩先来一段鸳鸯浴吧!」
 
  鸳鸯浴…这暗示他接受自己的要求啰!在四目交接的那一瞬间,夏美的身体 感到一阵火热,双颊绯红地低下头去。
 
  小丞无限爱意地凝望眼前的少女,这和昨天的深雪是不同的感觉,他一心只 想要拥抱夏美,但必须先将山内残留的臭味给去除干净.
 
  「一起洗澡吧!」
 
  小丞再说一次,夏美的脸整个红通通,轻轻地点点头.
 
           终章~怀春秘责~大团圆~
 
               数日后…
 
  颱风肆虐的痕迹几乎已经消除了,在都会中心的一隅,小丞对面坐着一名女 性。
 
  「真是多亏了你,我才能够重新做人。」说完后朝小丞深深地一鞠躬,此人 正是町田真理子。
 
  「那再好不过了,能为你尽棉薄之力,那是我的荣幸!那么,你已经决定要 再回去圣雅典娜学园啰!」
 
  真理子浮现一丝哀怨的笑容,摇摇头.
 
  「不!但是我想我仍然会继续当一名老师吧!我的老家在名古屋,我想要回 去重新出发. 」
 
  「是吗?那么,请你好好加油吧!」
 
  真理子小声回应着「是!」并用力地点点头.
 
  「请问藤城老师…」
 
  真理子突然眼眶湿湿的,内心似乎开始动摇.
 
  「有事吗?」
 
  小丞露出笑容,其实他可以猜出真理子想说的话,但倘若藕断丝连的话,对 她来说就失去重新出发的意义了。
 
  一阵沈默之后,真理子压抑感情,展露笑容。
 
  「没什么事,真的非常感谢你!」
 
  她似乎打消了原本涌至心头的淫欲,如此一来,就没有必要再继续接受谘询 了,小丞满意地点点头,真理子再次低头致谢后并向他告辞.
 
  「我要坐新干线离开,请代我问候大家。」
 
  目送这名女子的背影,小丞感概万千地叹了口气,看着紧紧包裹在迷你裙里, 左右微微摇晃的臀部,他心想就此告别真的非常可惜,整个脑海一直盘踞这个邪 恶念头.
 
  「她如何呀!」上司河崎惠以意味深远的口吻问他。
 
  「应该已经重新站起来了,主任知道这件事情吧!」
 
  与真理子分手之后,被叫到办公室报告这整件事情的小丞,并没有表露出不 高兴的神态.
 
  「也对啦!这么短的时间,不可能做出什么事情吧!」
 
  「现在是在职勤中!可不是在床上,你饶了我吧!」
 
  「太过份啰!我身为上司,难道不能确认一下部属有没有做出不轨的行为吗?」 
  面对小丞的怨言,小惠严厉地斥回,床上的灰姑娘一旦失去了玻璃鞋,就恢 复成严厉的上司了。
 
  「你大过份了,老实说,我…算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行告退了。」 
  正想离席时,小惠对他说了声「站住!」
 
  「早上,督察厅送来一份有关山内的文件,我已经看过了,还有,圣雅典娜 学园的理事长也送来一份感谢函。」
 
  接通档案夹,小丞坐回沙发上,仔细地翻看。里面记载着日前被逮捕的山内 他的经历,巨细靡遗地。
 
  「山内的生长背景,是处于男卑女尊的倾向,而且从小就受到母亲的性侵害, 所以他对于女性的感情,可说是深受其害。成为业余冠军拳击手时,突然自觉自 己是属于强势的一方,扭曲的性癖好也从那时侯开始有明显的变化。他认为世间 女子都得顺从自己,主人与奴隶的思考模式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形成的吧!」 
  小惠摘要说明文件内容。
 
  「总之他是个懦弱的人,辞职的田泽主任也是,尤其是山内误解了强者的意 思,将自己的解释合理化,总归一句话,这是恋母情结在作祟。」
 
  「但是,让这类人们重获新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呀!」
 
  「我知道,因为我们是教育厅社会教育局伦理更新部门特命调查员嘛!」 
  小丞满脸笑容,这次是真的离席了。
 
  「那么,从今天开始解除任务。」
 
                ***
 
            时刻接近下午四点钟…
 
           此时轻轻响起门铃的声音…
 
  一打开门,伊集院叶月站在门前,在万里无云的大晴天,她还穿着鲜红色的 风衣。
 
  「让您久等了吧!」
 
  「还好啦!请进!」
 
  小丞客气的招待高傲不羁的叶月入内,当她进入起居室时,那里已经坐着两 名少女了,是向井深雪及小早川夏美。
 
  那两人似乎也不输叶月,一身的奇装异服。
 
  夏美穿着圣雅典娜学校的体育服装,白色T恤与暗红色的运动短裤,深雪穿 着比基尼式的小三角裤及紧身套装,相当淫荡的装扮。
 
  「叶月学姐,你迟到啰!特地用走的过来,可惜汗水都已经干了。」
 
  「哎呀!现在才要开始流汗呢!」
 
  叶月对着抱怨中的夏美投以微笑,这是以前做梦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 应该算是小丞谘询下的成果吧!
 
  「那么开始谘询,使出我的怀春秘责吧!」
 
  对于小丞的提议,三名少女满心欢喜地点点头.
 
  「那么,由我最先开始吧!」
 
  「为什么?明明是我最早到的,太狭猾了吧!你说是不是呢?深雪学姐。」 
  「我只听藤城老师的话。」
 
  「诚加深雪所说的,亲爱的夏美,在我接受谘询的这段时间内,你可以在一 旁自我陶醉一番,让全身充满汗水。」
 
  听着这三人的对话,小丞心情显得相当愉快,虽然和真理子只能春风一度, 然而这份感觉由这几名少女来分担,两股间的分身已经蓄势待发,做好万全的准 备了。
 
  「那么,藤城老师,麻烦你了!」
 
  叶月脱掉风衣,在风衣底下,呈现令人眩目的胴体. 这和告白中的情节有所 差异,虽然并未用绳索捆绑,但秾纤合度的胴体依然使人如痴如醉,引发男人无 限的情欲.
 
  「嗯!藤城老师,你觉得我美吗?」
 
  「非常美丽!如果只是看的话,简直太暴殄天物了。」
 
  卧躺在床上的小丞指示叶月横跨自己的身体,做出69的姿态,虽然表现出 一副难为情的模样,但叶月仍然将自已的秘密花园毫无保留的裸露在小丞面前, 相对地,在少女的面前,小丞的分身也高耸挺立。
 
  「老师,怎么会…」
 
  叶月将手放在他那坚挺硬直的分身上。
 
  「不要看呀!你的屁股脏脏的喔!」
 
  「你说这是什么话?叶月的那里也不见得干净呀!况且,这不就是你所希望 的吗?」
 
  「可是,总觉得很难为情呀!」
 
  轻微摇晃的屁股染上一片羞耻的色彩,他轻轻触糢叶月的双峰,并偷窥她神 秘的桃花源。
 
  「你不要觉得难为情,你的桃花源非常美丽喔!身体的每一吋肌肤都非常美 丽。」
 
  小丞的话,令叶月感到一阵快感,她以双颊抚摸小丞逐渐勃起的分身,并以 优美的朱唇含住,接着发出咕唧咕唧猥亵的声音。
 
  「你说我非常美丽是真的吧!」
 
  叶月问小丞,她以舌头吸吮柔唇,并将手指伸入诱人的蓓蕾。
 
  「我所言句句属实,你的花瓣也呈现非常美丽的粉红色喔!沾满黏液泛着晶 莹剔透的光芒,相当地神秘。」
 
  「是吗?太好了,老师看见我里面…快要冲出来了!」
 
  「没关系!你就冲出来吧!冲出来那一刻的你,不知道会是多么可爱漂亮呢!」 
  由于69无法看到对方的脸,然而沈醉于恍惚欢愉中的叶月,光以言语就能 得到满足,听到小丞这些甜美的言词,就足够令叶月感到阵阵酥麻。
 
  「被藤城老师欣赏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呀!」
 
  叶月的情欲高涨,不断地加快速度,小丞运用技巧让两股间开出两朵美丽的 花朵。
 
  「好舒服,我快受不了了,整个脑袋空白一片。」
 
  叶月同样地以唇舌吸吮着,在爆发的前一刻…小丞算准了时间,适时地说出 赞美的语句。
 
  「叶月,你其的很美喔!」
 
  「啊!快出来了…」
 
  正如心中所盘算的结果,叶月达到了高潮,小丞朝她的喉咙深处喷出大量灼 热的精液。
 
  「哼…」
 
  突然噎住的叶月,从嘴里流出白色混浊的黏液,从床上滚下来,不斯地喘息 着。
 
  「藤城老师…」
 
  小丞坐起上半身,夏美飞奔至老师的身边。她忘形地亲吻着稍微软化的分身 前端处。
 
  「我已经没有办法忍耐了!」
 
  夏美将手伸向自已的私密处,蠢蠢欲动的指尖,越过暗红色的运动短裤,来 回抚摸已经湿透的花瓣。
 
  夏美上气不接下气地喘息着,并暗自抽泣着,一股强烈的失落感及激动不已 的身体,仿佛只有小丞才能拯救她。
 
  「请老师惩罚这么淫荡的夏美吧!我渴望老师能用你的分身严厉地惩罚我, 求求你!」
 
  「我知道了,那我就给你惩罚吧!」
 
  小丞温柔地说,抬起她那沾满汗水与泪水的脸庞,命令她做出跟叶月同样的 动 作,但这次并不采用69的姿态. 小丞完全恢复男性雄风的坚挺,硬挤入运
 动短裤的两股之间.
 
  「啊!老师,太粗了啦!」
 
  小丞一鼓作气进入最深处,充份享受欢愉的触感。
 
  「怎么样?夏美,和按摩棒的感觉不一样吧!」
 
  「那是当然的啰!老师的比较好呢!」
 
  虽然还没插入体内,夏美却自己提起腰一味地扭动,身体兴奋的感觉远超过 自慰,她享受着高潮的快感。
 
  「夏美的花瓣情形很好呢!」
 
  「好高兴喔!老师,你感觉得到吗?我的私处也正在享受这份喜悦哦!」 
  「啊!又溢出淫蜜了,还滑溜无比呢!」
 
  「唔!老师,让俺的桃花源里面充满滑溜的黏液吧!」
 
  少女说着不堪入耳的话,更加激烈地扭动身躯,照这个情形看来,小丞势必 要再次出击了。轻微摆晃的臀部与下腹部紧密地结合,他整个人覆盖在夏美丰 盈的身躯上。
 
  「好吧!我就实现夏美的愿望吧!」
 
  他仍维持原状,并将手插入双膝的内侧,站立着。
 
  小丞将少女的身体呈现直立状,双手胡乱地搓揉着丰满坚挺的双峰,夏美沈 醉在如此的快感中。
 
  他搓揉着夏美的乳房,并用手指轻轻转动刺激乳头,高低起伏的律动节拍反 覆地抽送。
 
  夏美全身火热难耐,无论是体内亦或是下腹部,仿佛热得快要溶化了一般。 
  「啊!老师,我最喜欢你了。」夏美坦诚自已的心情。
 
  「差不多了,夏美也一起吧!」
 
  「好!」
 
  小丞像跑百米竞赛般进入倒数冲刺的状态,终点就在不远的前方。
 
  「哎呀!不行!」
 
  「唔!快出来了!」
 
  激烈的冲击,让夏美全身不停的颤动,同时,下腹部里面也感觉充满了白色 的混浊液。
 
  「啊!黏黏滑滑的,好舒服喔!」
 
  伴随着高潮,夏美花瓣的前端喷出一道暖流,从颱风那天以后,少女陷入小 便的快感,高潮及失禁几乎同时发生。
 
  积存于膀胱中的尿液全部倾泻,小型瀑布转变成五月的急时雨。
 
  全身虚脱的夏美,在意识朦胧中,安稳地做着甜美的梦,那是与小丞结婚时, 
            全身穿戴婚纱的模样…
 
  小丞将分身抽离,失去意识的少女,缓缓从积满黏液的床上推开,她并不觉 得这是卑贱的行为,因为对希望被玷污的夏美而言,这是对她最温柔的对待。 
  「藤城老师…」
 
  从背后发出二个微弱的声音,小丞回头一望,是将内裤脱掉,以手铐锁住双 手的深雪,她的身体微微地颤动。
 
  全身穿着淫荡装束的少女应声跪地,延伸至下腹部的皮带,仿佛要将肉体一 分为二般的紧聚啃蚀着,被剥开的花瓣不断地吐露淫液,将两股之间浸湿成一片 草原。
 
  「我希望老师能早点眷顾我,我好渴望老师的分身!」
 
  小丞笑容满面,鬼魅般的心情起伏不已,他顾不得已经凋零的分身,不断地 涌现原始的欲望。
 
  望着伏在床上扭动不已的深雪,小丞缓缓由背后进入…
 
  他将紧缩的皮带硬挪到一旁,抵住微微颤抖的淫唇,滑溜的感觉将分身的前 端吞没,扳开丰满的臀部,将硬直的分身往里面挤压。
 
  「啊!老师的分身进入我的最深处。」
 
  「深雪,我不是老师喔!你要乖乖地喊我「主人」。」
 
  「是的!主人,深雪的花瓣已经颤抖不已了。」
 
  深雪已成为一个百依百顺的奴隶,回忆起当初被抱在怀里时,不断被斥责的 那种感觉,假冒佐渡的山内加以训练,再经由小丞开发的肉体,仿佛已成为性奴 隶了。
 
  「真是的,你简直是行为放荡的小淫狗,深雪,像你这种不知羞耻的小淫狗, 非得要狠狠地教训你一顿不可。」
 
  他一面从背后结合,一面用言语斥责她,深雪兴奋地颤抖不已,被教训就是 意味着被人责骂的意思。伴随着下腹部的冲击,面对精神上的折磨,她竟浮现出 恍惚的笑容。
 
  「是的!我求求你,希望主人能够将我斥责一顿. 」
 
  「知道了!我会照深雪的愿望,无论身体或是心里都会予以谴责的。」 
  下腹不断地冲撞着臀部,随着律动的节拍,所溢出淫荡的波动,粉碎深雪的 理性及意识,直通往心醉神迷的境界。
 
  「啊!深雪非常高兴. 」深雪兴奋地说着。
 
  「那么,谘询到此告一段落,接下来要开始调教你!」
 
  尽管被当做性奴隶来调教,但深雪却喜欢这样的方式。
 
  一方面可以实现被人责骂的愿望,另一方面能享受着性的喜悦,深雪真的有 股幸福洋溢的感免。小丞竭尽所能的做,完全不考虑太多,让人发现自己所居住 的地方,教他高兴地无法自抑。
 
  「是!是的!深雪要让主人更喜欢我。」
 
  小丞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一幕幕调教的情节,该怎么做才好呢?性欲的快感, 再加上淫乱情节中深雪的模样,愈让他感到兴奋.
 
  此时,门铃声突然响起…
 
  似乎有人到访,当然此刻并不方便迎接到访耆,所以小丞只好不去应门. 
  接着,对方按了几次门铃,非但没有就此罢手,反而还打开房锁,恣意地进 入室内。
 
  「藤城,你究竟在干嘛!」
 
  整间房间里充斥着汗水、尿液及淫蜜的味道,进来的是河崎惠,她步入幻化 成淫欲天堂的房间里,显露出错愕的神情,然而她仍旧维持着上司的姿态. 
  「难不成你想取代山内的角色吗?」
 
  仓皇地逃开深雪身边的小丞,不知该如何搭腔。
 
  「你误会了!这是在谘询呀!」
 
  三名少女替小丞回答,双方僵持不下。
 
  不久,小惠深深地叹了口气,打破了这个僵局。
 
  她缓缓地摘下眼镜,褪去上司的面具,斜睨着小丞。
 
  「那么,就连我也一并谘询吧!」
 
  说时迟那时快,小惠已经粗鲁地脱去衣物了。
 
  她不想被这些小女生给比下去,充份表现出女人的嫉妒,此时小惠已转变成 小丞所熟悉、床上可爱的灰姑娘。
 
              居然有这种事…
 
  小丞浮现一丝苦笑,下定决心准备第五回大战。
 
  年轻人的名字是藤城丞,身为一名谘询工作者,听取大众的烦恼,并建议适 当的解决之道。
 
  然而其真正的职务,是教肓部社会教肓局别系伦理新生部所属的特别任命调 查官。
 
  告发有违伦常、人人恨之入骨的对象,就是他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