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莫忘国耻) - 色哥哥-segege-情色网-色哥哥网-色小说-在线噜噜视频免费观看

【报复】(莫忘国耻)
        一、阴谋的计划
 
  我有12年驾驶大客的驾龄,现在是首汽一分公司的调度。
 
  上个月底,我看到一张北京青年旅行社的车单,7月6日到9日,要一辆考 斯特——接待日本东京八王子女子中学高中部的20人旅游团,我就开始了我的 准备。
 
  首先,我偷偷改装了准备派出车辆的空调系统:在车顶部风道内安装了一个 接上遥控电子阀门的氯仿汽化罐;其次我用假身份,在昌平十三陵水库边上预定 了一个独立的、带地下酒窖的半山别墅,租用期为两个月——花去了我五万元, 别墅是私人建的,面积有600多平方米,独立车库,酒窖面积有120平方米 只有两个用轴流风机送风的通风孔,没有任何窗户。我在酒窖内请人安装了两排 高约两米的铁杠子。最后我准备了我认为需要的一些设备、药物和其他器具。 
  7月6日,旅游团到京,司机于子盯车,整个团连领队、地陪在内共22人。 领队是个23岁的女老师,好象叫江口裕子,地陪导游是北京青旅的何燕。当天 他们去了故宫和天坛,晚上住在长富宫饭店,预定第二天去长城和十三陵。我借 口给于子送下一个派车单,同于子、何燕一起吃的宵夜,并偷偷把大剂量的慢性 泻药下在他们的啤酒里,然后就回家了。
 
  7月7日——日军发起芦沟桥事变的日子,我开始了我的复仇计划。
 
  早上8:00,我独自在调度室值班,果然接到于子电话,说他们现在在清 河附近,他和何燕肚子拉得受不了,想请人替他们一下——我说那你们就先直接 回家吧,我派个会日语的司机人去替你们俩,不过他不是我们公司的,公司已经 没有人能派了。于子和何燕都说行,并谢谢我不要告诉公司和旅行社,顾司机兼 导游的钱他们出——从客人买东西的回扣中。
 
  我给我们头打了个电话,说我突然发烧,请两天病假——我跟我们头是哥们 儿。然后出门打了一辆车就奔清河。到那儿一看:于子和何燕都已经走了,撂下 一车日本丫头正吵吵呢,由于昨天我见过裕子,所以她见我来高兴得不得了,一 个劲儿用中文说:“太好了!”——裕子的中文说得很不错。
 
  我开着车向我的别墅驶去。车过沙河,我就偷偷地把随身携带的氧立得打开, 从领子里抽出透明导氧管插进鼻孔,然后用遥控器启动电子阀门——立刻,车内 充满氯仿麻醉剂气体,所有成员在10秒钟内全都昏迷过去了。从外面看,是一 群正常的、昏昏欲睡的游客。不过车窗贴着镜面防爆膜,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 的情况。
 
  我把车直接开进车库,再一个一个把这帮日本丫头扛进酒窖,再一个一个把 她们捆起双手,吊在两排铁杠子上——太累人了。我把她们衣服上都别上号码— —裕子是1号,其他人从2号到20号。然后上到二楼洗了个澡,就躺在床上睡 着了。
 
              二、恶魔的面目
 
  醒来已经是下午两点,我伸了伸懒腰,拿起准备好的一箱子工具,打开酒窖 沉重的铁门——笑呵呵地看着20个惊慌失措的日本丫头。她们大声啼哭着向我 嚷嚷着什么,反正我也听不懂。我向裕子说:“现在你们是我的战利品、奴隶! 
  我想对你们做什么是我的权利!从现在开始,只要谁先发出一点点声音,我 就先强奸谁!“
 
  裕子把这话翻译给她的学生们听,立刻——房间里鸦雀无声了。
 
  我先自己把自己脱光,坐在中间的沙发上——这时候,所有的姑娘们全都紧 闭自己的眼睛以避免看到我的裸体,默默流泪。我开始打量她们:这帮学生都十 六、七岁,由于生活优裕,皮肤都很细腻,身体也几乎发育完全,我看着看着, 跨下男根已经跳动着昂然直立起来。偏偏这时候6号嘤嘤地哭出声来,我就走到 她面前,笑呵呵地说:“看来你是第一个想被我强奸的了!”就动手开始剥她的 衣服,裕子突然对我大叫:“不要这样!”
 
  我回头严肃地对她说:“不要对主人大声说话!既然你破坏规矩,你也是一 个!”
 
  我用滑索把裕子和6号吊到一起,把她们的衣服剥光,只是在脱内裤的时候 动作慢一点——我要欣赏她们在就要全裸刹那的哀羞表情。她们俩面对面相隔1 米多,我把她们同侧的脚绑在一起,分别向两边上方拉开固定,中间一米高的地 方形成了一个由大腿构成的围栏,而我就站进了围栏中间——我已经忍不住了。 
  我先用Baby沐浴露把自己的龟头和她们的外阴润滑,再在我的龟头末端 套上羊眼圈,然后对着裕子的小穴直插进去——噗——啊…——温暖瞬间包围了 我的整根肉棒,我笑吟吟地欣赏着裕子的痛苦表情,双手搂着她滑不留手、洁白 细腻的屁股,缓慢地抽插着。抽插了30余下,我突然快速拔出——“波”地一 声,向拔香槟瓶塞——她又轻轻“啊”地叫了一声。
 
  我转身对着6号,她已经被吓坏了,大大地睁着恐惧的眼睛望着我。我没做 任何准备工作,就把带着沐浴液、裕子体液和羊眼圈的肉棒奋力向她只有稀疏阴 毛的小穴插了进去,同时一口咬在她小小的、白白嫩嫩的乳房上,她在我一插到 底之后两秒,才突然“哇”地惨叫起来,我哈哈大笑,奋力抽插,抽出的时候, 我的屁股会碰到裕子的阴阜,我的感觉非常刺激,快速抽插了仅80多下,我就 紧紧地抱住6号的屁股,肉棒颤动着把精液射进她温暖的花蕊。
 
  抛砖引美玉,共奸日本妞——请大家接龙。
 
  *********************************** 
              三、杀戮与驯服
 
  6号是个处女,后来经裕子指点,才知道她竟然是喜森郎的外孙女。她在被 我奸污后疯狂地哭喊挣扎、破口大骂。她吊在那里,我白浊的精液和她的处女血 混合着形成了一股淡红色的、粘稠的混合液,滴答滴答地从她红肿的阴道口向下 流淌,随着她的剧烈挣扎甩得到处都是。她本来清纯的面容因愤怒变得扭曲,让 我感到厌恶。她骂的我也听不懂,但是从她嘴里蹦出的“八格呀路”我却明白。 
  我决定残酷地折磨并杀掉她——杀鸡儆猴,让其他人产生极度恐怖而对我顺 服。
 
  我上去拿来一堆不同大小的鞭炮,狞笑着走到6号面前。我在6号的屁眼里 插了一个大号麻雷子,又在她两个鼻孔、耳朵眼、肚脐眼都插上小鞭炮。最后拨 开她的阴唇,把一个小麻雷子插进她的尿道。她满脸写着恐惧,声泪俱下的向我 哀求着什么。我丝毫不理会她的哀求,告诉她:“我是八路军武工队,现在我要 一个一个地把你这个鬼子碉堡的枪眼炸掉!”然后先点燃和插进她尿道口的鞭炮。 引信在燃烧,所有的人都大声哭泣。随着“啪”地一声脆响,6号的尿道血花四 溅,跟着带着血色的尿液泉涌出来——伴着失了声的号哭。
 
  我随即点燃了她身上的所有鞭炮,在“噼噼啪啪”的响声和碎纸的横飞中, 6号昏了过去——她已经成了血人。我用凉水把他泼醒,笑吟吟地看着她已经破 碎歪曲的脸:“现在我要发起总攻,彻底铲除你的指挥部!”一边说着,一边把 一个小号礼花弹硬塞进6号的阴道。即使是小号的礼花弹也象拳头那么大,6号 疼的狂叫。在她声嘶力竭的哭号中,礼花弹点燃了——连续的爆炸在6号腹内发 生,声音沉闷,但是血——大量的血和其他液体流了出来。
 
  6号在抽搐中死去……
 
  酒窖中充满了腥臭的气味——剩下的女孩子们屎尿失禁。我严肃地向她们宣 布:“凡是顺从我、并申请做我女奴的,高呼三声打倒日本军国主义——用中国 话喊!”裕子马上把这话翻译给她们听,并且带头高呼:“打倒日本军国主义!” 立刻,酒窖内口号不断,裕子一脸媚笑地向我点头——让我想起了一个词:日奸 翻译官。
 
  我把她们解下来,开始分配任务:15分钟内,把酒窖打扫干净,把自己洗 得白白净净的,然后在这里裸体集合!
 
  15分钟后,满室春光:全体姑娘裸体按照高矮排成三排,裕子站在队侧向 我报告:“报告主人:女奴队伍集合完毕,请指示!”
 
  “向后转!”我说:“现在拉韧带,做热身运动,绷直双腿,双手摸脚面, 开始!”
 
  全体日本女孩都向我撅起了屁股——三排令人垂涎的白嫩屁股——还未擦干 的皮肤上闪烁着水珠的光泽——和新鲜粉红色的、夹得紧紧的小穴。我逐个抚摩 过去,心里盘算着享用的办法……
 
               (待续)
 
              报复(试续)
 
 
  也许是6号的穴太小的缘故,不一会儿我的精液就从他的小穴里往外流,一 滴、两滴、三滴……我津津有味地在旁边数着。正在这时人堆里突然过来一个年 纪大约在十二三岁的小姑娘,她是这里边年令最小的,只见她爬到6号的屁股后 就开始添起来,嘴里还不断地哼哼着什么,意思好像在说:“好吃,好吃,真是 天下第一美味。”
 
  我看着她那浪样直发呆,看着看着我那又粗又大的阴茎又开始了充血,我忍 不住走上前去一把抓拄她的头发将头搬得脸朝上,这时候我的大鸡巴已经充血达 百分之九十,直奔十二点,没想到这小妞一看到我的大鸡巴顿时来了兴致,一口 就将其叼住,不断地套弄起来,她的两只手使劲地在她的大腿中间揉着,抠着, 嘴里还不停地发出呻吟声。唔……唔……唔……这时候人堆里也开始有呻吟传出, 我扭头一看,有十几个少女正在那里扭动着屁股,双眼微睁,嘴里哼唧着…… 
  我感觉机会来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从少女的嘴里抽出鸡巴,来到人 群中将那些扭动着屁股的女生一个个提出来,让她们站成一排,把她们的裤子全 扒到脚后跟,让她们将屁股翘起,露出已经充满淫水的小穴,这些少女还真乖, 都很听话一个个尽最大努力往上撅,我一把将裤子提起,蹬蹬蹬跑到厨房,抱起 一大把黄瓜就返回来,她们一看这阵式,一个个大眼瞪小眼,我也顾不了许多了, 将黄瓜一根一根地塞进她们各自的阴道里,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你一根!她一 根!……
 
  我每插入一根,就听见一声喊叫;我浑身上下真是爽呆了!!!然后我从左 到右开始我的操穴动作——拔出黄瓜塞入鸡巴,拔出鸡巴塞入黄瓜;拔出黄瓜塞 入鸡巴,拔出鸡巴塞入黄瓜……弄得她们是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喊声一次赛过一 次,这样一直持续了近三个小时才告结束,我在其中只射了一次精,目的主要是 保存实力,以力再战。接下来我躺在床上边回忆方才的爽觉,边考虑下一步的计 划。